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童年·盛夏驟雨

童年·盛夏驟雨

2019-06-28 10:26:06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王福利

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鄉村沒有電。盛夏中午,沒有在家午休的,我跟小伙伴會帶上草氈拿著蒲葵扇,在村東的河塘邊乘涼。柳蔭下,有的搖晃著蒲扇,四仰八叉躺著;有的三五成堆,說笑聊天;有的睡夢草氈之上,酣然入睡;有的追逐戲耍,汗流浹背瓊珠滿面。清清碧水,細細黃沙,池邊垂柳千絲掛,塘內清泉蕩漣漪,挽留著寧靜,舒展著清涼。柳樹枝葉一束一束的,讓人聯想到美女一頭秀發,搖曳著溫柔,舞動著和氣,動人嫵媚。黃沙碧水,垂簾古柳,這里是遺存的古河道,也是童年小伙伴的樂園。 
  時值盛夏,晴空萬里,烈日灼灼,驕陽似火,燒熟了半邊天。沒有一絲風,柳葉紋絲不動,陣陣熱浪,透不過氣來。在那沒有空調,沒有風扇的日子,我們盼望清風,渴望絲絲涼爽,不敢瞅這似火的驕陽。樹下納涼的大人們,滿臉無奈焦慮。此時此刻,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股無名心火,無端地燃燒,胸悶而煩倦這頓挫的蟬鳴。 
  在悶熱火烤中,我和小伙伴們開始去用腳踹大樹,希望能夠震驚這討厭的鳴蟬。即使把全身的力氣用在腳上,踹在蒼老凹凸的柳樹皮上,柳樹依然臨難從容,默默無聞地微微絲動,蟬叫還是有增無減,人人卻滿頭大汗。沉悶的氣息,無休的蟬鳴,沒有半絲風涼,即使有股微風,也是撲面攜帶熱浪。我們無奈地放棄了踹樹,撿起草氈上的葵扇,拿在手中,不停地扇著,再沒有氣力,也沒有心情去跟鳴蟬較勁,去跟大樹糾纏。 
  在農村,每到盛夏酷暑,一把結實耐用的蒲扇是再尋常不過的物什,幾乎人手一把,須臾不離。鄉諺常言:“一扇在手,伏天無憂”。看,樹蔭下,每人手中的葵扇,一搖一扇,左右翻轉,成為了知了鳴叫的舞伴,若如凌亂的舞臺,琴弦閑彈,起伏雜亂。 
  天不是一般的悶熱,躲在樹陰下的大黃狗,一直吐著舌頭,“呼哧呼哧”地喘著粗氣,流著哈喇子。大人們在談論著,皺著眉頭,時不時望一下天空,這天是不是要下雨?不知道是誰在嘟囔著。 
  萬箭熾熱金光,一塘淡雅柳影,晴空萬里,火燒火燎。突然,若有天兵天將,天空突現一朵朵白云,千姿百態,如羽毛像棉花,在迅速集結。慢慢由白變灰,由灰變黑,出現了烏云片片。天色驟變,若夜幕突然降臨,晴朗的天空變成了烏云籠罩。民間古諺:云往東,車馬通;云往南,水漲潭;云往西,披蓑衣;云往北,好曬米。此時此刻,火熱耀眼的太陽,悄無聲息地退出陣地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天空中的云層,高低層次雜亂,白云與黑云在激烈地戰斗,漸漸的,黑色帶著風撒著雨籠罩了大地。風向逆轉,起北風了!南風急速轉為北風,是云往南!天低云暗,一陣狂風怒吼,漫天烏云,這就是夏天驟雨到來的前奏。涼爽的氣息突然降臨,驚恐了乘涼的人們。烏云潭影風滿樓,山雨欲來解千愁。真要下雨了!小伙伴們開心地喊著,下雨了……這是大家的期盼,是希望,是化解無奈的甘泉!本是懶洋洋的人們,霎時精神抖擻神采飛揚,滿街跑竄。因為,有曬場的、有曬衣服的、有曬糧食的、有曬柴草的,剎那間,都爭分奪秒忙亂了陣腳。 
  知了還是組團不停鳴叫,音調急促,高低起伏,若超高音的合唱集團,催趕著樹蔭下避暑的人們。知了感知了驟變的天氣,跑吧,快跑吧,要下雨了。而我們小孩,從樹蔭中竄出,揮舞著葵扇,使勁扇著,滿臉洋溢著喜悅,追逐歡跳,舒暢玩耍在風中。小伙伴們如同饑渴的荒草,奔跑著,歡呼著,連續高喊著“老天爺啊,快下雨吧……快下大雨吧!”停下來的時候,昂頭望天,撲面是久久期盼的風涼,時有雨滴灑落在臉上。此時此刻,希望雨水把自己淋濕、澆透,沖刷去滿身的灰土,撲滅這熾熱的熱浪。一場自然降溫的室外沐浴,就要開始了。 
  風夾雨滴,雷聲隆鳴。風聲、雨聲、我們的呼喊聲交織成一片。一陣雷鳴電閃,一顆顆豆粒大的瓊珠落下,是一排排斷續紗帳。頃刻,斑斕濕跡,偌大的雨滴撞擊著地面,沙土伴隨破碎的雨滴飛濺,迷蒙一片。雨中的小伙伴跳躍著、歡呼著,任由天公無常,單純幼稚地戲耍追逐更為高漲。即使聽到父母急促高聲地喊叫,心中由生的涼爽,罔若未聞,聞而不歸,我們還是戲耍歡舞在風雨中。 
  低低的云層雷聲轟鳴著,斷續嗡嗡作響。一條條金色飛龍,在烏云中飛舞,雨點拍打著清清的河塘水面,激起的浪花閃爍著耀眼金龍光芒,碧波池塘如若神龍翻浪。剎時,巨大的閃光撕裂了黑暗,沉悶的雷聲震耳欲聾,雷吼聲聲讓人心驚膽顫。塵土、樹葉,摻雜在雨水中漫天飛舞。又是咔嚓一聲巨響,這是炸雷的聲響,瓢潑大雨,傾盆而下。這個時候,小伙伴們沒有了戲耍的興致,嚇得撒腿就往家里逃竄。沾污的衣裳,滿身的泥濘,惹來爹娘謾罵,甚至招來幾面巴掌。挨揍已經是家常便飯,只好咬牙忍著疼,委屈的淚珠卻鑲嵌雙眼。暴雨下幼小恐懼的心靈,最安全的港灣還是緊靠在母親身邊,即使剛剛挨過揍。 
  調皮的童年,是一種無邪的堅強,同樣是跟這夏天一樣,哭笑無常。 
  夏天就是孩子臉,沒征兆,變換無常。它時而哭,時而笑;時而晴空萬里,碧空如洗;時而朵朵白云,驕陽似火;時而天低云暗,烏云密布,晝夜顛倒;時而瀟瀟蒙蒙,淅淅點點,虹橋空懸。當天公大發雷霆電閃雷鳴狂風怒吼時,孩子小小的心靈畏懼天公無常,沒有了興奮、開心、戲耍的瘋狂。我會老老實實躲在家中,趴在窗臺上,靜靜的看著雨,滿面迷茫。望著淅淅瀝瀝的雨滴,心中卻在思索著,為啥鳴蟬消失了歌唱。雨一直下著,頃刻間天井雨水漲滿,千萬水泡列陣淌出了庭院。 
  一場夏雨,狂嘯的風,雨如萬馬奔騰。風聲、雨聲、蟬鳴,玄黃間共同的舞臺,卻是不同的旋律,這是童年唯一靜靜聆聽的歌聲!聲聲蛙叫,迎接的是碧空彩虹。此時此刻,滿塘蛙曲成為了舞臺的主唱。只要有一個聲部起落,塘灣的青蛙們,就會集體奏鳴。似乎那開頭的第一聲,就像部落行動的鼓點,激昂短促,隨之便是長久的集團響應,奏響片片起伏蛙鳴。 
  年復一年,盛夏依舊。時至今日,柳蔭依稀,蛙叫蟬鳴依然。而這盛夏驟雨的記憶,是一去不復返的童年永恒記憶,是童年最美的旋律曲歌。(作者系市作協會員)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七仙女在线客服